卖身被骗官司缠身 金贵银业不再金贵

2019-07-12 14:02:52

来源:时代周报

[摘要] 前述接近金贵银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涵巨矿业探明的储量很可观,没有将其装入的原因在于,前者迟迟拿不到云南当地主管部门的采矿权许可证,造成僵局。”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白银第一股”金贵银业(002716. SZ)最近麻烦有点多。

6月29日,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公司董事长等相关人员因私用公章违规担保被湖南省证监局出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公司还同时披露了一份民事裁定书,因两张金额合计达2.5亿元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金贵银业与上海稷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稷业”)、 浙江物产公司正进行诉讼纠纷。

此前,金贵银业还遭遇了业绩大幅下滑、公司信用评级遭下调、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要求整改等诸多问题。就上述问题,时代周报记者数次致电金贵银业证券部,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卖身

金贵银业总部位于湖南郴州,主营业务为高纯银及银深加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4年初上市,2018年白银产量1571吨,被誉为“中国白银第一股”。

收购矿山,锁定上游资源以保障原材料安全,是金贵银业发展的重中之重。上市后,其一系列运作就是忙着收购矿山。

2015年,金贵银业斥资4.8亿元收购金和矿业66%股权,2017年又合计斥资近5亿元完成对俊龙矿业100%股权、金和矿业剩余34%股权的收购。

2018年,金贵银业出现流动性危机。2018年年报显示,金贵银业去年债务高达80.22亿元,流动负债67.26亿元,而应付账款20.22亿元,较2017年6.61亿元同比增长205.9%。去年8月,金贵银业股价出现较大幅度下跌,其时控股股东曹永贵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2%,占其持有股份的97.74%,曹永贵面临较大现金补仓压力。

为了化解高质押风险,上海稷业进入了金贵银业的视野。2018年9月12日,金贵银业公告,实控人曹永贵拟将其持有公司16.7%股份转让给上海稷业,拟转让股份占曹永贵持股总额的51%,双方就此事签署《股权转让意向协议》。

按照当时上海稷业的资料描述,该公司是中能伟业(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控股(以下简称“中能伟业”)的产业集团,而中能伟业由中信资产控股。天眼查信息显示,2017年6月,上海稷业发生股权变更,中能伟业进入该公司并成为第一大股东,蹊跷的是,2019年6月中能伟业又退出了上海稷业。

遭遇“伪国企”

接近金贵银业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海稷业欲入主金贵银业,起先是拟将云南涵巨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涵巨矿业”)装入上市公司,欲通过增发扩股等方式完成实控人变更。

上海稷业拥有涵巨矿业51%的股份,涵巨矿业在2017年8月14日完成法定代表人变更,来自上海稷业的朱峰替代齐德兵成为法定代表人。

2018年11月,金贵银业曾公告称,与天风证券拟发起设立并购基金,用于并购涵巨矿业等优质矿山的需求。

前述接近金贵银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涵巨矿业探明的储量很可观,没有将其装入的原因在于,前者迟迟拿不到云南当地主管部门的采矿权许可证,造成僵局。”

一般而言,采矿权许可证获得的流程包括探明储量、完成矿产资源储量报告、专家评审备案等。据前述人士介绍,上海稷业尚未完成涵巨矿业的储量报告。

2019年4月24日,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曹永贵将终止与上海稷业之间的股权转让事项。根据报道,这次控股权转让没有成功,原因在于上海稷业被视为“伪国企”,各种股权结构包装成是“中信系”国企,实际有名无实。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6月,上海稷业的股权结构又发生了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其大股东变更为中能伟业(上海)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穿透之后,大股东为浙江通熠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通熠”)。

浙江通熠曾用名绍兴县通用建材有限公司,其原法定代表人田良在4月退出变更为贺煜祥,而田良亦是上海稷业的原实控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浙江通熠目前变更为中新房东方有限公司。中新房东方由中国新型房屋集团持股70%,上海储聚持股30%,而中国新型房屋集团为中国建材集团控股子公司。

问题缠身

除遭遇“假国企”骗局外,金贵银业还陷入了被监管部门处罚和诉讼之中。

2017年6月13日,曹永贵控制的郴州市金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江地产”)向上海汐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汐麟”)融资1.6亿元。由于金江地产全部股权已为金贵银业向民生银行8亿元授信提供了担保,所以金江地产无资产进行质押,上海汐麟要求金贵银业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才能放款。曹永贵在未召开董事会等法定流程的情况下违规私自加盖了金贵银业公章。

金江地产所欠上海汐麟1.6亿元款项到期后,金江地产未能全额还款,上海汐麟由此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要求金贵银业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而因私自使用公章进行借款担保,曹永贵在6月29日被湖南省证监局出示警示函。

除与上海汐麟的纠纷外,基于2018年9月金贵银业与上海稷业达成的股权转让协议,金贵银业还陷入了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的民事诉讼中,涉及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款项2.5亿元。

由于盈利能力下滑,评级机构东方金诚调整了金贵银业债券信用评级,将其主体信用等级和“14金贵债”信用等级双双由AA下调至AA-。


相关推荐

市场结构,一般来说就是商品市场不同时间与不同价格的对应关系。 ...
| 2019-07-01 11:41
3月底以来,黑色系期货集体回暖,其中铁矿石期货表现尤为亮眼,主力1905合约4月3日盘中一度触及涨停价694.5元/吨,...
| 2019-04-04 16:21
最近四个交易日,国内商品指数连续走强并几乎尽收3月份跌幅。国际商品价格同步走强并吸引了21亿美元资金。分析人士表示,二季...
| 2019-04-04 16:14
未来全球煤炭消费走向如何?中国煤炭销量增了还是减了?煤炭污染的标签能不能“洗白”?一个个事关煤炭行业的热点问题,在25日...
| 2019-03-26 17:52
近期能源和金属领域发布的一些数据显示,大宗商品可能面临危机。1、又一家煤矿公司倒下了曾被誉为美国实力强劲的煤炭生产商之一...
| 2019-03-26 17:47
目前全国钢材社会库存连续10周上升。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3月1日,全国钢材社会库存指数为178.3...
| 2019-03-06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