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普惠金融仅基于传统金融无法解决 还需开“金融科技”这一新路

2019-04-29 13:32:59

来源:金融监管与风险观察


4月25日,以“数字普惠金融助力实体经济”为主题,围绕普惠金融理论、实践及未来展开深入研讨的普惠金融国际高峰论坛正式召开。


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办,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金融评论》编辑部、凤凰网WEMONEY承办,株式会社野村综合研究所提供特别支持。会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发表开场致辞。

李扬指出,国家经济改革大背景下,金融改革已被视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其下一步改革重点主要是:要适应国内外形势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大变化,调整金融体系结构。所谓金融体系结构改革,即商业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和合作性金融四种类型的金融要合理、协同共进。


“作为长期做金融的研究者,我觉得我们的金融研究也遇到了一个挑战,同时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金融是很复杂的,而且越来越复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集体的力量、国家的力量可能会很深的、很广泛的介入到传统的商业性领域,这个是中国下一步要做的。”他进一步介绍称。


二是产品结构要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近年来,中国的金融风险逐渐凸显,监管部门推行了一些举措,如将非标产品标准化,将场外金融活动拉回场内,表外金融活动拉回表内等。但从长期发展角度来看,中国金融机构并不能满足如今越来越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我们还是要力争实现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三是数字普惠金融,也就是发展金融科技来解决普惠的问题。普惠金融是让所有有合理金融需求的人在一个合理的价格基础上,体面获得金融服务。目前仅基于传统金融产品和服务无法解决,必须开新路,即通过发展金融科技来解决普惠、科技产业化等问题。


四是金融市场基础设施还在加强,比如利率市场化、无差异的国债收益曲线、信用评级体制等。李扬表示,如果利率不能反映风险、不能反映资金供求关系,就会引导资源的扭曲配置。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已经行之多年,但现在还不能说已经完成,当前这个任务非常繁重。同时,汇率市场化也是一样,如果汇率不能市场化,不能反映国内外相对优势,基于其所进行的资源配置就有可能扭曲。


谈及收益率曲线、金融基础设施时,他指出,“收益率曲线是定价的基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收益率曲线,我们所有的定价很可能是扭曲的,很可能会引导我们资源向一些无效率的领域、无效率的机构去倾斜。总体来说,会损失金融效率,最终损失我们经济效率。另外关于金融基础设施,其他还有像信用评级体制、整个金融信息的收集整理和集中发布等,都是我们要做的。”


“我们要从实体经济想到金融,返回来从金融再回到实体经济去,只有这样我们在探讨金融改革、金融发展时,它才不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中国经济也能够重新获得稳定成长的格局,对全球的经济稳定贡献也是正面的。”李扬称。


相关推荐

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回应:“很多人会误认为基站有电磁辐射危险,4G基站美国的辐射标准是每平方厘米6...
| 2019-06-06 18:51
金融科技能做什么?不少机构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以科技企业进入金融市场为契机,市场已经看到金融科技的巨大能量,而更具诱惑...
| 2019-05-21 13:50
回顾过去近千年历史可知,现代金融起源于欧洲,且可被划分为四个时代。...
| 2019-05-20 15:20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中国要实施科技强国战略,就要解决好科技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为此,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推进科技创新成果向...
| 2019-05-20 15:15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记者 :赵辉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识别等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大潮汹涌而至,今天的银行业竞争格局...
| 2019-05-16 14:18
近期有关大科技公司(BigTech)的讨论尤为热烈,特别是关于Bigtech从事金融业务的优劣争论。BigTech指的是...
| 2019-05-05 14:58